斜边三角框

要为灵魂不灭而活着,绝不接受折中式的妥协。

留言蹲蹲or单纯问后续有概率获得ssr拉黑卡面,恭喜!
哈哈,产粮随心,希望笔下的人物都在另一个世界美好着。
于心中温和地亲吻,疯狂地爱。

【ADHP】Gone with the wind·十一

“红茶?还是咖啡?”格林德沃头脑昏沉,懒洋洋地问。

 

“我不想在这里久留。”

 

格林德沃踢开脚下重重的障碍物:“哦,给你倒点牛奶吧。”

 

这两个人自说自话的本领都挺强,哈利头疼地想。

 

格林德沃打开厨房里的柜子,里面的羊皮纸卷奔涌而出,将他淹没。

“巴希达!”他狼狈地抓住扒着他脸尖叫的书籍,像被烫伤一样甩到一边:“别把沾着你墨水的东西塞满整个房子!”

 

“啊哈,盖勒特,不许指手画脚的,这是我住的地方!”巴希达怒气冲冲地说,她转身,换上热情的笑容,冲哈利解释:“我有灵感的时候总喜欢随手记下来,隔上一会儿再整理,所以这里有一点乱。”

 

格林德沃端着牛奶壶,说:“插一句嘴,隔上一会儿指的是一百年后。”

 

巴希达似乎想到跳过去掐格林德沃的脖子,格林德沃敏捷地躲开。

 

“这是我的侄孙,盖勒特·格林德沃,让我头疼的小家伙。”巴希达无奈地说,语气却很宠溺,自从格林德沃来到这里,她变得快乐多了。从前她的生活只有查找文献编写魔法史,年轻人仿佛一锅沸腾的提神药水,让她焦头烂额,也让日子妙趣横生。

她嘟囔:“给客人牛奶,我看你是自己想喝。”

 

“哈利,你和盖勒特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

哈利顿了顿,他抬头看向格林德沃,青年正指挥那些散落的纸卷回到自己该待的位置上去,看来对方并没有把他的事告诉别人。

接着哈利想到,格林德沃只有阿不思这一个朋友,他也没什么渠道去和其他人分享秘密:“我……”

 

他迟疑着,如果他说他是住在阿不思家的客人,巴希达肯定会继续追问。

 

“他是来卖蔬菜饼的。那天你不在。”格林德沃耸耸肩,说:“巴希达,如果你再把厨房烧焦,可以考虑从他那儿买点东西回来吃。”

非常巧妙的回答,百分百的真话,但却不是真相。

 

巴希达恍然大悟,她的视线拂过哈利身上不太合身的旧袍子,怜悯地说:“你需要钱吗?去霍格沃茨可是一段长路程呢。”

 

哈利给自己灌了一口牛奶,尴尬笑笑。


“最近山谷里发生了多起儿童失踪案,安东尼的孩子也丢了,真是人心惶惶。”巴希达说:“如果被我揪出来那个狡猾的杂种,我发誓,他不会扛到魔法部的人过来的。”


“那群傲罗不是已经在查了吗?”格林德沃不客气地把桌子上的纸卷全都扫到地上,得来的是巴希达的尖叫,以及一句“你再小一点就好了,那样你就会被绑走”。


巴希达愤愤不平:“他们根本没把这儿当回事!”


格林德沃讥讽地说:“毫不意外,只有在巫师伤害麻瓜的时候,我们的魔法部才会爆发出让人惊讶的行动力。”


“这样他们迟早会有大乱子的。”


未来即将引起一场巨大混乱的人这样说,哈利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。


格林德沃挑起眉,又来了

这个叫哈利的男人关心的只有邓布利多一家,但偶尔,他也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自己,格林德沃看不透那眼神意味着什么。


巴希达给自己煮了一碗红茶,询问哈利一些关于加强魔咒的构思,两人谈到一半,青年也加入进来。

巴希达的基础功深厚,她有着扎实的理论研究知识,格林德沃则思维跳跃,常常蹦出令人咋舌的言论,引得他的姑婆连连皱眉。


哈利觉得他自己不适合这种学术探讨,如果赫敏在的话,对方一定会激动得晕过去,和教科书上的画像说话会令女孩心花怒放。

 

但巴希达很喜欢哈利对于魔咒结构的想法,她在心里觉得这个男人显然狠狠低估自己了,阿芒多会很高兴有这么一位出色的年轻人前去任教,虽然巴希达认为对方更适合去魔法部。她很快有了新的灵感,大笑着拍手(吓了哈利一跳):“失陪一下,我去验证一些东西!”

 

离开之前,她小声叮嘱格林德沃:“如果哈利要走,记得给他拿些钱,还有,别乱动我的东西。”

 

她兴高采烈地冲进书房,哈利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走廊,有些感慨,他上次见到“巴希达·巴沙特”时,对方已经变成了纳吉尼的容器,一个被撑起的空荡荡的皮囊。

但现在,她看起来是一个可爱的学者,有时甚至像孩子一样天真直率。

 

“好喽,一时半会儿她是不会出来了。”格林德沃点点脑袋:“我的姑婆有点神经质。”

 

哈利看着格林德沃敞开的衣襟,对方倚在桌角,把腿放在凳子上,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蜷缩,手指在空气中写下一些思索,那些字符很快消散,然而青年全神贯注地盯着空气,似乎那些文字在他的脑袋中重现并迅速排列。

哈利忍了忍,把“是不是家族遗传?”这句话吞了下去。

 

“所以,哈利,霍格沃茨是怎么回事?”格林德沃漫不经心地问:“你今晚要离开这里?”

 

“嗯。”哈利还以为对方已经在激烈的讨论中忘掉了这点,胡乱应付道。

 

“那不如去德姆斯特朗,比霍格沃茨有意思多了。欧洲有很多好看的风景。”

“霍格沃茨是最好的巫师学校。”哈利立刻说,这话都不用经过大脑,直接从唇齿间冲出。

 

格林德沃轻笑起来。他见哈利起身:“不需要我给你拿点路费吗?有点可惜,巴希达很少对陌生人这么慷慨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也对,反正你也不是真的要去。”

 

哈利侧过头,格林德沃举起玻璃杯,上面还沾着奶渍,他歪着头,透过玻璃看向哈利:“我很容易分辨出真话和假话。”

 

哈利讽刺地勾起唇角:“别故弄玄虚,如果你有这能力,那一开始就该知道我没有复活石。”

 

格林德沃哈哈一笑:“好吧,因为我习惯说谎,所以总喜欢怀疑别人——这么说你满意了?”

倦怠的困意从他脸上消失,格林德沃嘴角噙着冰冷的笑意,眼底却没什么情绪,冷漠地盯着哈利。

 

他还挺享受这感觉的。虽然伪装对他来说是信手拈来,几乎成了一种本能的反应,就连在巴希达面前也是这样,巴希达很好,他甚至可以在她面前做一半的自己,但也只能是一半。

 

除了阿不思,只有阿不思能够理解他的全部。

 

然而在这个黑发男人面前,他似乎也不需要太费心思了,因为对方不会被他迷惑——虽然这让他有点恼火,但是习惯之后竟然还不错。

 

格林德沃喝光了手里的牛奶,厌烦地说:“你走后阿不福思又得黏上他哥了,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自己行走。”

 

哈利因为对方的语气感到一阵愤怒,阿不福思的面容闯进脑海,哈利克制着自己,费力赶走那些回忆。

再过不久,他就可以跟赫敏说他遇到了巴希达·巴沙特,赫敏一定会很嫉妒他。嗯,多想想赫敏,罗恩,他们在这时候连影子都没有呢。他自己也一样。

这里的人和物再鲜活,也不属于他。

 

他回头看了一眼格林德沃,抿了抿嘴:“再见。”


月光照在哈利的半身,他的眸子里泻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忧郁。男人的脸色苍白,衬得那道特殊的伤疤十分醒目。

 

格林德沃愣住了,突然,也不知自己是出于什么理由,他站了起来:“等一下。”

“阿不思知道你要离开的事情吧?”

 

哈利停顿了一秒,点点头。

 

格林德沃盯着他,那双蓝眼睛令人联想到海潮,渐渐的,青年绽开一个笑容:“……唔,好吧。我给你摘一个苹果,可以留着路上吃。不过别告诉巴希达,她很小气,从不让我靠近那棵树。”

 

格林德沃先他一步走出门,哈利没有愚蠢到乖乖等待,他知道格林德沃已经察觉到什么了,而且也知道幻影移形的速度会有多快。

他握紧魔杖紧随其后,然而门已经被无声咒锁上(手脚真够麻利的,哈利恨恨地想),那大概是格林德沃自创的咒语,哈利试了几个解咒都没有用,随后决定使用卢娜青睐的方式开门。

 

他抬起脚,正准备踹开那扇门,巴希达却从房间里走出,她的手上捏着一封信:“哈利,我给你写了推荐信,你直接拿给阿芒多就好。”女人环顾四周:“盖勒特呢?”

 

哈利看了看门,毫不犹豫地说:“他要去摘你的苹果。”

 

巴希达瞪圆了眼睛:“他又——这个小混蛋!他再吃下去我的苹果树就秃了!”巴希达撸起袖子:“哦,哈利,让一让,这次我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。”

 

“门被锁住了。”

“他来这的第一天就把自己锁在我的书房里……老把戏了,我知道怎么解咒。”

 

哈利让出位置,巴希达默念咒语,门应声而开,一股冷风吹了进来,还夹杂着淡淡的、快要消散的薄荷香味。

 

哈利的心沉了下去,巴希达惊讶地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,说:“阿不思·邓布利多!孩子,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

 

青年身上还穿着睡衣,显然刚被人叫醒,那双眸子很平静。他看到了哈利,一个字也没说,用力推开门,闯了进来。阿不思直接握住哈利的胳膊,“嘭”得一声巨响,两人一齐消失在原地。

 

巴希达目瞪口呆,她反射性举高魔杖,但盖勒特从身后按住她。


她的侄孙脸上带着熟悉的、令人恼火的微笑。


巴希达暴躁地甩开肩膀上的手,深呼一口气说:“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,盖勒特·格林德沃,你最好给我一个清楚的说法!”

评论(33)

热度(286)
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