斜边三角框

要为灵魂不灭而活着,绝不接受折中式的妥协。

留言蹲蹲or单纯问后续有概率获得ssr拉黑卡面,恭喜!
哈哈,产粮随心,希望笔下的人物都在另一个世界美好着。
于心中温和地亲吻,疯狂地爱。

【ADHP】Gone with the wind·十二

一阵天旋地转,被迫幻影移形的晕眩感占据了脑袋,哈利差点站不稳。傲罗的资质让他没有废话,抓住魔杖,随即强力的缴械咒击中他的肩膀,哈利咬着牙才没叫出声。


储物架的一半都被炸裂,香料混合着其他东西四散飘落,呛得人想咳嗽,对方步步紧逼。哈利迅速做了一个愚蠢的判断:愚蠢、冒犯,但是有效。他大胆地抓住青年的长发,用力向前扯,没有管自己飞出去的魔杖,而是去抢夺阿不思手中的那根。


大概这举动过于让阿不思震惊,哈利居然真的成功了。

男人毫不犹豫选择了幻影移形,现在这个情况及时脱身才是最重要的,可阿不思的魔杖用起来和阿不福思完全不同,它和它的主人一样不可驾驭,在哈利重新调整姿势前,他的脖子被掐住,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摁在残破的架子上,眼镜歪到一边。


魔杖不承认这个男人,它找回了自己的主人,哈利喘着粗气,杖尖直指自己的脑袋。


那并不是老魔杖,但在阿不思·邓布利多手上,是不是老魔杖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
他们谁都没有开口,两个人第一次兵戈相向,一时间,只能听到他们急促的喘息声,哈利没注意到自己仍紧紧攥着阿不思的头发。


头顶上的玻璃罐子失去平衡,向下掉落,哈利下意识闭上眼,阿不思维持着压迫对方的姿势,用拿着魔杖的手挡了下来。


薄荷叶倾落,撒在两人身上,盖住了那些香辛料的气味。冰凉却又甘芳的味道充斥在哈利的鼻尖,让人喜欢,又叫人清醒。


落下来的东西越来越多,阿不思不准备躲,倒是哈利先着急了,他举起手,撑在青年的头上,防止他被砸到。


今夜的月光格外明亮,然而哈利看不清阿不思背光的表情,只能盯着对方下颌那块被照亮的皮肤。


阿不福思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噪音吵醒,他踩着拖鞋推开储物间的门,很快,他的瞌睡就被吓没了。阿不福思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地狼藉,哈利睡的床裂成无数片,可怜的架子被毁掉一半,而哈利本人,正被他的哥哥用魔杖紧紧抵着喉咙。


阿不福思一时间难以组织语言,他捂住头:“这……你们……我……”

在他理清头绪前,他首先呵斥道:“阿不思,放开他!”


他想抽出魔杖,但发现他把那东西落在房间里了,他着急地伸出手,抓住阿不思的袍子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为什么要对哈利这样?你疯啦!”


阿不思看了他一眼。


那眼神如同冰窖一般。


阿不福思有些害怕,但随即为自己的胆怯感到恼火,他绷紧身子,气急败坏道:“别逼我对你使拳头。”


“阿不福思,”哈利不愿看到那种局面,他知道阿不思的怒火来的有理有据,扼住脖子的手让哈利呼吸困难,他费力地说:“是我的问题。我要离开了。”


阿不福思大声吼道:“什么?!


你要走?!——但,但是,这也不是他打你的理由。”男孩马上补充,只是他刚才还看着哈利,现在却往阿不思那边走了一步。


“因为我不小心打碎了你哥哥的一件东西,没跟他解释就不辞而别了。”


阿不福思皱眉,他还处在哈利要离开的震惊中,有些心不在焉地说:“什么东西?”


“他对我的信任。”哈利满怀歉意地说。


颈间收拢的五指松了松,没有放下。哈利轻声说:“阿不福思,你先离开,让我们两个单独谈一谈。”

阿不福思坚定地摇头,哈利低声说:“他不会伤害我的,你觉得你的哥哥会伤害别人吗?”


男孩怀疑地看了看那个被四分五裂的木床,他咬咬牙,说:“那你会不会……”

他惶恐着,不知道怎么把话补完,哈利明白他要说什么,语气柔和多了,他说:“我要离开时,一定会向你道别的。”

阿不福思紧盯着对方,确保哈利说的都是真的,才迟疑地退了出去。


门被合上,青年的声音冰凉一片,他低声重复:“你会向他道别。”


哈利立刻说:“我会向你道别。”

通过什么?”青年面无表情地说:“一阵风吗?”


哈利干巴巴地说:“如果我现在笑了,你会揍我吗?”


回应他的是一阵炫目的白光,哈利的脑袋炸裂般的疼痛,赫敏得意洋洋举着魔杖的样子……罗恩的笑声……金妮飞扬的红发……他的父母,向他挥挥手,又转身离去……他一步一步,艰难地向前走,老人的身子越来越冷,哈利痛苦地说:“我会带你回去……我会带你回去的……”


“——住手!”哈利大吼道,他奋力挣扎,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,对抗摄魂取念的力量,大脑封闭术终于奏效了,哈利愤怒地质问:“你怎么能……!”


哈利打住话头,让他噤声的并不是魔杖的威胁,而是阿不思的眼神——那里并没有愤恨,那些情绪甚至连怒火也算不上。


阿不思看着他,眼眸中是遭受背叛后的痛苦。


哈利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阿不思,他被愧疚压的喘不上来气。


阿不思闭上眼睛,他现在很不好受,哈利的大脑封闭术非常熟稔,一瞬间的反噬令他的太阳穴快要爆炸,他只来得及读取一小段回忆,里面有形形色色的人,其中一位迅速吸引住了他的注意。

只因为那个老人和哈利太像了,两人的气质惊人的一致,简直就像哈利的翻版。阿不思很快思考出了答案,并不是那个人像哈利,而是哈利一直在模仿对方的举止。


对方有着一头花白的头发,月牙形的眼镜,总是那么温和、慈祥,镜片后的眼睛是亮蓝色的。


亮蓝色。


阿不思轻笑一声,他松开手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他说:“你的确很敬重你的老师,一直在追随他,跟着他的脚步,直到来到这里?”


“我并不是有意打扰你们的生活。”


你撒谎。”阿不思说,他的声调依旧保持着让人恐惧的冷静,只是声音越来越大:“你只是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。你想知道他的过去,现在你知道了,还对我提出那令人发笑的选择,我选对了!就像他应该做的那样。


“小点声,我知道阿不福思没走,他可能就在门后偷听……”


“阿不福思。”阿不思喑哑地、极其不耐烦地说。


他利落地对着门板施了一个隔音咒,居然在这一刻共情了格林德沃。对方关心阿不福思甚过于其他人……这是当然,他只是一个影子,一个过去的投射,而阿不福思,哈利是真心在乎他……


“所以你现在满意了。你要回去,继续你的生活,把我……把我们当成一种别样的纪念?”


哈利难以置信,拔高了音调:“纪念?什么见鬼的纪念!”


“我看到了,他受了重伤,你搀扶着他,不过十几岁的样子……你当然会觉得遗憾。”阿不思冰冷地剖析,过量的情绪并没有让他变得残酷,但此刻的他是那么的让人畏惧:“你说这段经历是珍宝?大错特错。你看着我们,就像看着免费供应的冥想盆,一段最好的消遣。”


那段血淋淋的回忆又被拉了出来,哈利的愤怒亦达到顶峰,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,他曾以为他再也不会因为阿不思而生气了,他大吼道:“供我怎样消遣?我都已经死了!离开这里,等待我的只有死亡!”


在阿不思反击之前,哈利接着说:“我知道我做错了!我伤害了你,我错了,我再次道歉!可是我不得不离开,我跟你说过——”


“——你忍受不了过去和现在重叠,你越来越思念真正的老师,你那些真正的亲人。”阿不思冰冷地接道:“但是你还是给了我选择,那不过是为了安慰你自己。我选择了解真相,你可以理所当然地离开,我选择你留下,你欣慰了,那你可以快乐地离开。”


“哦天哪!”哈利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抓狂了,就算他此时此刻变身狼人都不奇怪:“你的注意点怎么都这么偏执!”


“你觉得我偏执?”阿不思愤懑地说。


“当然!”哈利都快尖叫了,“现在你告诉我,我会对我敬重的老师这么说吗?阿不思·邓布利多,你快把我逼疯了!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偏执狂!”


这招和扯头发的效果差不多,阿不思陷入一阵咬牙切齿的沉默,两人僵持着,哈利难过地说:“我离开的原因,恰恰是因为我舍不得这里。”


阿不思从喉腔挤出一个气音,似乎先一步猜到他要说什么,哈利低声威胁:“打住!你要是再搬出冥想盆那套理论,说我只是舍不得回忆,我就要揍你了。”


“我当然有透过你怀念我的老师——别瞪我——因为那就是你!你本人!但是没有那些,我难道不会爱——”哈利想用“爱”这个字眼,但是大脑它非常不看气氛,他猛得又想起阿不思喜欢男人这个新事实,舌头不自主替换成另一个词:“——关心你吗?我百分之一百会!”


“就像人们都说你在乎我,是因为我是‘大难不死的男孩’,”哈利指着额头的疤痕:“我曾也以为你是为了达成更伟大的目的而接近我。然而阿不思,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,你不知道我的身份、目的,但你却能为我抵御住未知的诱惑。你关心我,是因为你从我拙劣的模仿中看出我原来的样子,是因为你一个善良的人。”


“换做是我也一样,”哈利说:“如今我已经这么在乎你,你让我怎么看着你的眼睛,向你道别,再生出勇气离开?”


评论(44)

热度(336)

  1.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